周国城:强调本土并非排外 好东西要积极吸纳

从钱塘江畔来到珠江水旁,从积淀渊深的人文重镇来到常开风气之先的领地,从吴昌硕、潘天寿的故里来到高剑父、关山月的家乡。这种跨地域经历,让广州市美协主席周国城对“家园”的理解更多了一种意味,对地域文化反差的感知更趋强烈。他看到了南北地域文化的融合趋势,但同时坚信各地域的文化个性不会真正消弭。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顾问、西泠印社理事、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

周国城:文化的差异来自地理区位与气候的不同。中国幅员辽阔,各地域自然也形成了差异巨大的文化形态。在北方,寒风凛冽的冬季会比较长,在这种气候环境中孕育而成的文化艺术自然与海南岛有着极大的不同。

收藏周刊:您从杭州来到广州已经有20余年,这里的文化对您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周国城:我现在再回杭州,遇见老朋友,他们都会说我的语调是广东版的普通话,已经入乡随俗了,而我却浑然不觉。这就是一个地域的文化对一个人潜移默化的影响。但你也应该注意到,我讲浙江话依然非常流畅。这就像我的文化之根,不管我走到哪里,我身上的浙江文化色彩都不会彻底黯淡。对于一个人、一位艺术家来说,他吃的第一口奶水、第一嘴饭菜,会对他的一生产生根本性的影响,任何文化冲击都不会忘掉故乡的水。

收藏周刊: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应该也体现在您的艺术方面。具体来说,您对岭南派的绘画做了哪些吸取与借鉴?

周国城:岭南画派及岭南文化的确在影响着我的创作,比如对色彩的推崇、对造型的处理等等。我想,这是一种积极的影响,对我的艺术形成了互补。一个人从外地来到一个地方,如果不接受这里的艺术与文化,就是自己把自己给局限了,对自己的艺术没有一点好处。假如我能在两者的结合上有所探索,那也是我的成绩。

收藏周刊:随着交通的发达与资讯的便捷,各地域之间的交流日益频繁。在这种情势下,您如何看南北文化艺术之间的融合趋势?是否有地域个性日渐消弭之虞?

周国城:说地域个性日渐消弭就太悲观了。事实上,各地域文化及美术之间还多少有些泾渭分明的。就拿浙江与广东来比,资讯发达了、交通便利了,艺术的交流也就频繁了,这就意味着艺术上的趣味与风格大同小异了吗?你不得不正视,广东有自己的气候、温度、植被,这是与浙江非常不同的,最终也决定了两地的文化仍各具特色。而特色就是文化与艺术最宝贵的东西。

收藏周刊:在南方文化艺术日趋融合的大背景下,各地域是否有很大必要强调自己的特性?又该如何将这种特性保持下去?

周国城:各个地域的风土人情与人文环境都是不一样的,艺术家的所观、所听与所感也就不一样,在题材选择与艺术形式的探索上自然也就有很大不同。这是艺术史的基本规律。本土是一个艺术家创作的源泉,是他走向成功的基石。但是,我们强调本土,也绝非是一味排外,对于外面好的东西仍要积极地吸纳。

周国城:中国画还是有它自身的一般规律的。从材料上讲,用的是笔墨纸砚,与油画就形成了鲜明的对立;从艺术趣味上讲,要讲究笔墨精神。笔墨精神就是中国画的文化本位。如果脱离了这一文化本位,一味创新、一味本土化,可能就会出现问题。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